和时间赛跑


      当往事成风,昔日里的点滴欢笑,缕缕愁丝都渐渐淡化时,蓦然回首间,迎面而来的便只是云淡风轻时的一缕菊花香。
     “高三”,一个在人们心里留下黑暗与无奈的词,留给我的却是无限的释然与幸福。回望高三,眼前浮现的还是那条每天骑过的马路,是楼下一树树的樱花开了又谢。仿佛还能嗅着那再熟悉不过空气的味道。
还记得在那个暑假里,身后是早已流逝的高一、高二,即将到来的是我仅存的一年高中时间,我开始前所未有的紧张。面对着自己不停下滑的成绩,我并不诧异,只是后悔那挥霍在谈笑风生中的每一分每一秒,后悔每一个虚度在大街上的周末。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成绩在年级排名40多名,一种紧张感瞬间充斥了我的每一根神经,我告诉我自己——“我已经没有退路了!”
我开始想用一切办法来挽回曾经的辉煌。于是爸爸给我在校外租了一间房,妈妈牺牲了一年的时间陪在我身边。当时就有人说:“这样值吗?除非她考上清华、北大,那还差不多。”面对各种各样的异议,我都毫不理会,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。每一天,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成绩回升。我开始回想几年前我是如何辉煌,怎样辉煌的,但过去毕竟是过去,过去不代表现在,更不代表将来。我开始清醒地认识到“我必须开创一个新的辉煌!”
     人们常把高考比作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,由此可见,学生间竞争的激烈和那弥漫在教室里的无形硝烟。其实,十几年寒窗生涯,“过独木桥”的感觉随处都在,随时都有,但唯独“高三”除外。由于自己成绩所处地位之劣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班上的几位强手竞争,只是默默地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,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爬得高一点,再高一点。
      就是那一种“只剩下一年了”的紧迫感促使我再也舍不得抛弃一分一秒。我忽然由一个极度外向的女孩转变成大家都觉得诧异的淑女。我不再和同学狂聊,不再肆无忌惮地大笑,面对同学的“热烈探讨”,我也最多不过微微一笑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积累时间,积蓄体力。没有人知道我是怎么了,我也从不做任何解释,因为我知道,我没有时间了。每天我说得最多的就是和同桌争辩数学、英语,向前桌请教地理、历史。就是这一紧迫感让我每一天都高度集中精力,我开始无比热爱课堂。一发现曾被遗漏的知识点,我酒疯狂地做笔记,记得越多,就越兴奋。我感觉自己正一点点地补回我脑袋里的空白,由此我爱上了充实的快乐。
     往返在两点一线的路上,我从未因为“高三”而苦恼过,我享受校园里荡漾着的钢琴曲;我曾注视过阳光下透明的碧叶在风中微微而颤;我惊喜于那一场“东风夜放花千树”的盛开,也哀伤于日复一日的“绿肥红瘦”。走在路上,我默默诵读着唐诗宋词,觉得那也是一种享受。我每天都充实着,快乐着,我问心无愧。
      转眼间,高三的第一个期中考试如期而至。我毫无感觉地上考场下考场。记忆力最清晰的还是之后的那个晚上,班主任很高兴地把我叫进办公室,满面春风地说:“这一次不错,进步很大啊!嗯,现在你是年级第十二名,继续努力,争取进入前十名!”那一晚,我异常高兴,我看到自己在进步。虽然发了低烧,高兴之余还看了一晚上金庸)这是我进入高三以来第一次接触课外读物)。
       之后的日子依旧这样过着,我依旧紧攥着我的时间。秋风落叶日子里我把我的周末都排进了图书馆,每做完一份试卷,都有一份成就感,我亲眼看着试卷上的红叉逐渐变少;我发疯般地做题,坐累了就抬头凝视玻璃窗外悬挂在枝头的枯叶。在风中,再阳光下,一切都是静谧的、柔美的。
       校园弥漫起圣诞节的气氛来,贺卡漫天飞舞,望着那些慌了而稚气的面庞,我低叹着:“这一切都与我无关,我要的是明年六月。”我从不关注班上其他同学的状况,我只知道自己没有时间了。于是,我身为文委的我,在全校都积极地准备迎新晚会时,建议全班同学一起看个碟就是看。也许是同处高三的麻木,当时没有什么人反对。然而,之后当有人提出在最后一年里我们是否应该留下些什么时,全班竟都争相呼应,反对的人只有我一个。于是,记忆里的那段时间,我从未有过地感到孤立,我觉得他们只是在浪费时间。在寒冷的冬季里,我似乎在孤军奋战。迎新春晚会的当晚,大家都聚在那个教室里等待欢乐的开始,我却很平静地在图书馆里做历史题知道临近开场。晚会很成功,还能记起那段搞笑的相声、那为当天生日的同学捧出的蛋糕,以及最后全班共同唱起《明天会更好》。此时,我开始为高三这一段的生活让自己“充实”以致忽略了我身边的人而感到些许的羞愧;我开始感谢那些筹划的同学,是的,半年来,我得到了很多,也丢掉了很多。
        又一场大考临近,依旧无知无觉地,我挥手和大家祝福过便回家去。假期里,班主任又一个电话打来,这一次比上一次更激动;他告诉我,这一次我全班第一——用半年时间能够从四十多名进入年级前五,这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。
       新的学期开始了,也就是那仅剩的半年。我告诫自己把握好剩下的时间,我的手里多了一套《智慧背囊》。江南多雨,疲倦时,我会捧着它迎着湿润的风轻轻诵读。“和时间赛跑,太阳神阿波罗会对你微笑。”每每读到这一句,我就有无穷动力——我想我该冲刺了。
      我能感受到教室里气氛的变化:有人开始不安躁动,有人开始拼命,有人甚至已经完全放弃。不管这个环境如何,我只想抓住时间的尾巴,当我偶尔抬起头来,总能迎见数学老师的笑容。在最后的这个阶段里,他给了我很大的勇气。我维护着第一的位置,三次模拟考试,我都没有落马。
       该来的总是会来的,在栀子花开的季节里,高考如期而至。
       仍会想起那个飘雨的天空下漾起熟悉的钢琴曲,我注视着一株草在风雨里飘摇,清新而柔美——就这样我走进考场。两天的高考平淡而过,出考场时似乎听到满世界都在大喊“简单”。于是,一种患得患失的感觉立马将我包围,我每天都神经质地算分,算了又算,无论做什么事都坐立不安,生怕有什么意外。原本打算带到出分数再回家,可每天面对一扇窗户望着阴天,不停算分的日子让我在也忍受不住,只好回家借看电视来转移注意力。
       浙江省查分的那天是端午节,我们全家去外婆家过节:一路上我仍放不下心里那事,吃过饭后我没什么心思,就一个人回家去,路过书店进去停滞了很久。等我回到家后,才发现无数人打来了电话。有个同学问我考了多少分,我说我不知道:他很诧异地说全世界都在查分,你在干什么?我说我在过端午。
等我忐忑不安地放下电话,手机又响了,是爸爸。他说:“刚才有个清华大学的打来电话,说……希望你能报清华。”不会是骗子吧?我说。“应该不会吧。”他说。分数恰好在我的估分范围内,我想应该是真的。一直到晚上,手机短信发来分数,的确是真的——那时我心中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。
      那一晚,在我的记忆中是有焰火的,仿佛大年夜一般。爸爸和我说了很多话,我能感觉出他是非常高兴的——他从来没有花过那么多时间和我聊天。
     记忆在这一年里生根,每每回望,都仿佛近在眼前。然而,时间的车轮在滚动,无论怎样的痛苦,怎样的欢乐,再回首时,留与蓝天的都只是一抹淡淡的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