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菜鸟到架构师(二)

       时间如梭,在经历短暂的国庆休整之后,我踏上了我的大学之路。

       记得那是金秋的一个上午,我坐着我干爹的车,来到了位于成都彭州市的西华大学应用技术学院。踏入大学校园的那一刻,我停止了呼吸,心里想着:这就是大学吗?这就是即将陪伴我3年的大学吗?我飞奔到新生报到处,提交了我的一些资料,办完入学手续后,寻着路找到了我的宿舍。

       我的学校不大,房子很旧,看起来像是80年代的房子。我来到了男生宿舍,我的宿舍位于401,那也是陪伴了我3年的房间。我轻轻的打开宿舍的房门,3张上下铺的床整齐的摆放着,宿舍中间有一个大的方形桌,宿舍不大,目测大约20平米。这时,我隐约听到背后有脚步声。

       “你好!”

       我转过身去,只见一个身高大约1米70,身材瘦小的男生,他不快不慢走过来向我打招呼,“你好!我叫李麟,也是这个宿舍的,请问你怎么称呼?”

       “呃,我叫李熠,很高兴认识你!”

       经过互相的介绍后,我们有了进一步的认识,我知道他和我一样是眉山人,我来自东坡区,他来自仁寿。

       不一会,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宿舍,我们也互相认识起来。我们宿舍一共有6个人,分别是我、李麟、李亮、谭小文,林叙文、王超。

       就这样,我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。

       我的大学同学都来自不同的地方,我们各自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着。

       我的室友们各自有特点,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后,我们也互相起了外号。

       李麟,喜欢在手机上看小说,尤其喜欢晚上关上灯在被窝里看,我们叫他夜猫。李亮,喜欢班里一个小女生,而且屡次表白皆以失败告终,我们叫他情圣。谭小文,人长得不帅,又经常耍帅,我们叫他自恋狂。林叙文,我们班少有的“好学生”,家庭条件不算好,但是生活节俭,我们经常向他借钱,所以我们叫他行长。王超,我们在一个宿舍的时间不长,因为没多久他转了专业,因此搬了出去,他因腿脚不方便,走路一瘸一拐,我们都叫他鸭子。

       回想大学时光,其实有很多趣事值得分享的。

       我第一次被辅导员认识,不是在教室里,也不是在宿舍里,而是在学校的篮球场。当时我和同学正准备去篮球场打球,还没走到,只见一个篮球飞速的向我砸来,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躲开了篮球的攻击。但是暴脾气的我很不服气的望着篮球来的方向,不远处有一个个子不高,身材肥硕的“女汉子”在向我嘲笑,我气不打一处来,径直跑向她。

      “你干什么?快向我道歉。”

      “我拿篮球砸了你,那又怎么样?”她很嚣张的看着我。

      我感觉我的火气已经冲出来了,正要一拳给她抡过去,这时,我们的辅导员萧老师来了,她见状立马跑过来制止。

      “这位同学,你为什么要打她。”

      “是她先拿篮球砸的我。”

     “就算她拿篮球不小心砸了你,你也不能打她啊,况且她还是个女生。”

     听到这句话,我心里笑了:她从上到下哪点像女生?

     “好了,就这样,你们不要打架了。”说完,萧老师就走了。

     那时,年少轻狂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被冤枉的感觉,回顾那个拿篮球砸我的女生,还在阴险的对我笑。

     那以后,我就十分的讨厌萧老师。

     现在想起来,我的大学的失败的,念完整个大学,我只见过萧老师不到10面,经常逃课去学校外面的网吧上网。

     我在大学期间最早玩的游戏叫《诛仙》,练级、杀怪、买装备,我发现我已经沉迷进去了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我经常通宵玩《诛仙》,白天在宿舍睡觉,课也不去上,我最猛的一次就是连续5天通宵打游戏。我感觉《诛仙》就是我的全部,那个时候我有句“名言”:死也要死在网吧。

     后来,同宿舍的同学相约玩起了《魔兽世界》,我看他们玩的高兴,我也放弃了《诛仙》,跟着玩了起来。这个游戏,我深入玩了以后,发现比《诛仙》还要沉迷,每日工会活动,下副本,打战场,一个不落。就这样,我的身体也不如从前。有一天晚上,我正和朋友们打副本,突然,我失去了意识,倒在了网吧的电脑桌上。

     不知过了多久,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。

     “你醒啦?”李麟说道。

     “我。。。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    “你刚才晕倒在了网吧,吓死我们了!”

     "听哥一句劝,以后少打点游戏。"李亮说。

     "我知道了。"

     出院后,我一个来到网吧外。看着那个曾经让我如此痴迷的网吧,许久,我挥了挥手,向网吧告别,表示我再也不会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