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烟雨小说 > 你一定要幸福《十四》

你一定要幸福《十四》

  2月的时间像流水一样,安静的过去,虽然对于杨枫来说,时间过得真的很慢很慢,但是实际上还是依然很快。三月的时间,想要紧紧去追随二月,依旧的难以预料的快速。转眼间,研考的初试成绩出来了,杨枫的专业成绩如预料的那样,没有过......

  2月的时间像流水一样,安静的过去,虽然对于杨枫来说,时间过得真的很慢很慢,但是实际上还是依然很快。三月的时间,想要紧紧去追随二月,依旧的难以预料的快速。转眼间,研考的初试成绩出来了,杨枫的专业成绩如预料的那样,没有过国家线,尽管其他的科目考的都很不错,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希望的。而刘欣,顺利的过了国家线,并且所有的科目都考的不错,特别是她的专业课,对于她想报考的那个学校的英语专业,能够复试,很重要。得知刘欣考的很不错的消息后,杨枫处理完自己的事情,调整好心情,给刘欣打了个电话,然后约一起出来。刘欣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,跟杨枫说了很多,杨枫不想破坏这喜悦的气氛,所以当刘欣问他考的怎么样时,他说考的还行,然后就笑了,很伤心的笑着。杨枫以后的路从此,与刘欣不再一样,开始忙碌的找工作。

  初试成绩出来后,就开始关注报考学校的资讯,然后准备复试。刘欣收到复试的通知后,就开始着手复试,再很少见到杨枫了,每次给杨枫打电话,杨枫都只是说自己在忙,而且最近一段时间都会很忙,刘欣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。杨枫只要一有时间,就会陪刘欣一起上自习,陪她一起准备复试,给她差一些关于那个学校招生复试的所有信息。为了不让刘欣起疑心,每次陪刘欣的时候,杨枫都带来了自己的书,也装着很认真的看着。

  杨枫把所有的简历,都投放在北京的大公司。但是简历一份份投出去,却始终没有一点音讯。北京的那些大公司,很多都招聘211,985之类的高校,显然这个杨枫的学校不是,有些公司,甚至只招北京当地的毕业生。杨枫慢慢把眼光放小,开始投递北京的一些小公司,虽然有些公司让去笔试面试,但是薪酬什么的,都不够在北京的生活支付。更别说给自己喜欢的人,他想给的幸福生活了。

  “当你投一份简历,是为了生活的理想而奋斗,到了第一百张的时候,就是为了生存”杨枫深深的感受着这句话。曾今所有关于未来的梦想,曾今所有关于理想生活的美好,瞬间破灭了。杨枫想,总不能上完大学之后,就回去做啃老族吧。总不能上完大学之后,连个初中生都不如,一样去工厂吧。北京公司的消息,依旧是没有,离毕业,也一点点近了。杨枫抱着最后一丝的幻想,把手里的简历,全部投向北京的公司,不管怎么样,只要能支付生活费就行。可是,这样依然没有结果。“拿什么守护你,我的爱人!”杨枫的脑海,每天都回荡这些话。北京的杳无音讯,杨枫只好放弃在寻找北京的工作,这就意味着,和刘欣的故事,可能随时就是结尾。生活的无奈,杨枫不能逃避,只好迎面而上。把简历投递的范围扩大,只要有一个待遇什么还不错的,不管在哪,杨枫都会去。杨枫的第三个100份简历投递出去,有一些公司给他回信,希望能够面试。只是这些公司全都不是北京的,而且离北京都是很远的。时间越来越快,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已经找到工作,能够留在学校的时间也不是很多了。杨枫面试过了几家公司,但是薪水待遇都不是很好,最终杨枫还是没有答应。杨枫抱着手里仅有的一份待遇还满意的深圳一家公司的合同,在等着北京那边公司的来信,哪怕一封也好,可是,迟迟不来。和深圳这家公司约定的时间,也不知不觉得到了。杨枫别无选择,只好在最后一丝希望破灭的时候,决定和深圳这方面签约。深圳的这家公司是一个比较小的网络公司,虽然是小公司,但是薪资待遇什么,都还不错,当你毕业了,当你找工作不再是为了所谓的梦想的时候,当你只是为了生存讨口饭吃去签约的时候,你看中的就只会是工资了。杨枫也难逃这样……

  大学四年,就在每一天每一天的远去。“四年好快!”杨枫不禁感叹道。临近离开学校越来越近,毕业的号角也越吹越浓,有些人要走了,有些人早已经离开这个生活四年的学校。杨枫这时已经知道刘欣被她报考的那所大学录取,杨枫替刘欣高兴,可是自己的现状,自己的心情,怎么笑都笑不起来。春天的江城,依旧阴雨绵绵,偶尔的晴天停留不住,阴天时最好的欢送的季节,难道老天也知道这些?杨枫知道,既然签订了那份合约,那么刘欣,自己大学生活中这段故事里那个最重要的主角,就要从此远去,只是可惜这段故事太短。对于未来,有太多的未知与不确定,谁又知道,未来谁不会有属于自己新的生活。对于生活,杨枫只能沦落到看向生存,而刘欣却还可以为了梦想奋斗。既然我给不了,她想要的生活,那么不如放手,让她去追求她想要的生活。爱,却不能给她幸福,连最起码的生活保障都不能确定,杨枫的思维陷入混沌。如果我们可以继续,杨枫的思绪陷入反对未来的幻想中,“我怕距离会让我们之间有了善意的谎言,开始对彼此隐瞒,时间会让我们觉得总是在被对方欺骗;我怕彼此不知情,短信的回复只是一个‘哦’‘嗯’感觉像是在敷衍,慢慢感觉对方并不如从前那么善解人意,理解自己;我怕时间久了,我们的通话里会有大半的空白;我怕每一次,我们都在极力的去找一个共同的语言继续说下去;我怕每一次我生病了,你都不在我身边,我累了想回到有你在的地方,却发现屋子里还是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,每一次你需要我的时候,我都不能在你身旁,你发现,只有手机里才有我的踪迹;我怕一个人的海滩,都只有我一个人在浪漫;我怕每个节日我们都只能让礼物寄送思念,翻看着我们之间的短信,看着有你在的那遥远天边;我不知道,365天我们是不是能见上哪怕一面,我看到,10086总是在发给你赶快续缴话费的信息;我怕看到眼前,每天来来去去的列车,终没有一次能载着我北上;我怕我们之间也会因为距离,有了猜疑,有了幻觉,有了不安全感;我怕,看着身边的新朋友一对对渡过两个人的时间,我怕,我的信念会崩溃;我怕,我们会被时间、距离,生活的残酷现实拖得太累,到最后,走到对彼此都没有一点感觉的时候,说再见……”“也许,也许,也许,最好的选择就是……”杨枫,停了下,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。

  因为一直在找工作,长期都在外面,杨枫好久没有见到刘欣。杨枫把合约签订之后的第二天,杨枫把那份合约送过去,中午的时候,匆匆赶回。在食堂随便的吃了点东西。于是便给刘欣大了一个电话,声音很低“喂,在干什么呢”刘欣看到杨枫的电话,有点欣喜“在宿舍看书的啊”“有时间,我们一起去图书馆看会书吧”杨枫的声音,越来越低,甚至有些沙哑,工作的疲惫,心中隐约的哀伤,生活中的无奈,全都压在一个刚刚毕业的人身上,“我还年轻!”杨枫再也说不出这句话。

  从给刘欣打完电话之后开始,杨枫的思絮总是漂浮不定,刘欣来了,杨枫说“我们去九楼吧”。来到图书馆,杨枫径直去书架上,不是在找什么书,而是一本本,一页页翻过去。每一页,都像是大学生活的一天。杨枫的思绪渐渐清晰,他看到,他听到,他感受到的…… 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大一刚进校园时候,那个懵懂的小少年,不懂学校的路径,四处乱串;看到第一次上高数课的全班人高兴的感受进入大学的第一节课,全都认真的听下来;他看到教室里人慢慢变少,有人开始在课堂上睡觉,有人在玩手机,有人在聊天,有人…到底有几个人还在听老师讲;他看到第一次宿舍为了一部《仙剑奇侠传三》整天整天的不出门,在宿舍一呆就是整整三天,这是进入大学的第一次逃课;他看到,期末考试来临的前一个晚上,从自习室回来,而室友都在做着小抄;他看到每一科考试上,都有很多人在做着小动作,想尽一切办法去抄到;他看到成绩单下来的那天,宿舍楼里竟然在欢呼着谁又有一科挂掉;他看到,课堂上很少再有韩城的影子,韩城开始吸烟,开始经常性的出没KTV,开始整夜整夜的不归宿舍;他看到,有人的开始走进社团,学生会,开始全身心的,只为了自己的兴趣喜好;他看到,在为了筹办一次比赛,自己整日整日忙碌的身影;他看到,好友生日的那天,她所有的朋友来为她祝福,然后饭桌上,KTV里,一阵阵欢笑;他看到,有人在又一次考试后挂科几科,短暂的叹息,然后一如既往;他看到,暑期很多人忙忙碌碌找暑期实习工作的身影;他也看到,有人拿着优异的成绩去拿着奖学金,去支付学费和生活费;他看到,每一个已经走进大学的人,脸上逐渐成熟的模样;他看到,有人在学校和社会之间徘徊,总找不到,到底哪边才是属于自己的地方;他看到,每当考试来临,很多人在自习室着急的模样,有人在忙着看书,有人在忙着复印小抄;他看到,身边单身的人越来越少,有的一对,结伴学习,有的则整日的在校外过着节日;他看到,有人开始在筹划人生,开始准备考很多证书,经常出没在图书馆查资料,自习室备考;他看到,身边开始有人,整日整日的沉浸在游戏之中,夜晚不睡、白天不起,他们的课表,一周七天,全都是星期天;他看到,有人今天心情不好,不去上课,实验、作业总是再说下次再交;他看到,课程越来越多,而上课的人,越来越少,老师早已经淡定的不去管任何人的迟到或者不到;他看到,冬天早上的课都是因为太冷故意逃掉,夏天的早晨,因为昨晚没休息好,坚定的说我要继续睡觉,一睡就是一个早上,醒来就可以吃午饭,有时也许可以直接吃晚饭;他看到,有些人,一对对分开,却和高中初中的开始了异地恋,有的两个人为了共同的目标,有的则是一天天不知道要继续干么;他看到,有的人开始投入到实验室,跟着老师做着专业相关的项目,有的却游荡在校里校外的任何地方,网络的虚拟,总能看到他的呻吟;他看到,有人开始喜欢自习,学习累了,就去湖边吹风吹风;他看到,没有多少人在会去给之前的铁哥们、好姐妹一个电话,或者一个短短的短信,甚至舍不得一封不要钱的Email,却和网络的陌生人聊得很热闹;他看到,有人开始急切的需求另一半,有人在分了以后继续寻找;他看到,大学里,不管男孩女孩,在认识一个人之后,就会很快就有了手机号码,见了面,如果不行,就绝不再联系,再继续寻找下一个猎艳目标;他看到,有人真正的开始担心因为成绩,影响毕业,却怎么也不知道如何是好;他看到,有人天天满脑子都是成功的案例,自己想做的事很多,却没有一件能完整的坚持做下来的;他看见,有的人,为了谁在改变,有的人,因为谁,而完全落入深渊;他看见,有的人在暗暗地筹划着考研,有的人在准备着毕业工作的事情;他看见,有的人完全放弃自己,整天整天的在昏沉中轮回,有的人却在坚持最后一丝信念,我一定要改变;他看见,身边的人,开始学会伪装出笑脸,违背自然规律的成长,让一个人一夜之间成熟,很多知心的话,永远只在心田;他看见,有人对读书这条路完全放弃,有人在寻找着新生的曙光;他看见,自习室里,多了很多同窗好友,都在整日整日的复习,准备考研;他看见,有人在校里校外的奔波,投递各种简历,只为了暑期的实习,和未来的一份工作;他看见身边的人越来越少,之前很多考研的人也渐渐不见;他看见很多人在愁着研考之后的未来,有些人在筹划着怎么去多保留一点,在这分开之前;他看到,稀稀落落的毕业鸢季,多少影子,多想留在这校园;他看到,有人再也不敢狂妄还年轻,有人被生活磨砺得只剩下惨淡;他看到,有人拿着实习录取通知的笑脸,有人拿到高校的通知继续读研;他看到,有人走出学校,就不再是学校里懵懂的小青年,肩上的担子,全压着一个刚毕业人的心尖;他看见,有多少对,在图书馆下,南湖边,说下最不想说出的话,然后背道而驰;他看到,也许不远,自己就会背着背包,永永远远的离开这个四年生活的思念;……  ……  ……

  杨枫和刘欣,在图书馆呆了很久之后,吃饭间,夜晚一起在上一次之前一起上过的那节公选课《公共关系》,只是,这整个下午,杨枫的思绪,全在回忆大学生活的点点滴滴,关于那些后悔的,关于那些欣慰的,关于那些想起来觉得很幸福的,关于那些,自己为了谁的改变……

  夜深了,公选课结束了。两人从15栋楼出来,很久都没说话。现实的残酷,让一个对未来曾经多么努力追求的人,一下沉入深渊,不再那么赋予情调,心底回荡的,每一句话,都像是刀刻在心尖。默默地走了很远,杨枫才说起话来,极力压制心里的感觉,声音很低的说着,“大学,四年,好快!”刘欣,走在杨枫的一边,说着,“转眼间,我们就要毕业了!”“我还在怀念大学的美好生活,却发现社会现实残酷的让人难以呼吸。就像是生活的重担,好像要一下子就全部放在每一个刚毕业人的肩上。没有人再敢说,‘我还年轻’”杨枫的话,让刘欣陷入了沉默,她不知,这个男孩,怎么突然这么现实的感悟。她不知道,这些天,杨枫到底经历了什么,仿佛瞬间成了一个苍白的老人。只是冥冥之中有了什么预感。

  两个人,很久都没有说话,杨枫没有去看刘欣,只是低着头一步一步的向前走,刘欣则在后面跟着。当两人走到图书馆下面的时候,杨枫停了下来,转过身,看着刘欣,昏黄的路灯下,刘欣的脸,那么让人依恋,杨枫看着刘欣很久,迟迟说不出话来,刘欣只是一直看着杨枫。现实的残酷情景让杨枫一下清醒,杨枫在心底暗暗地给自己勇气,声音低沉的说“刘欣,其实有件事,我一直瞒着你,我没有考上”杨枫停了一会,继续说着“我找到了一份工作,是深圳的”…“明天,就走!”两个人保持了沉默很久,杨枫一直看着刘欣,刘欣也看着杨枫,“我们分手吧!”杨枫,终于鼓起身上残留的所有力量说出这句话。说完,转身离开。空气里弥漫了离别的哀伤,面对这一切,突如其来,刘欣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办,刘欣迟疑的想了很久,也许对于这一切,刘欣这个理智的女孩,会有自己的答案。杨枫的脚步僵硬了,仿佛身体所有的重量,全部承载在脚上,一步步艰难的挪动。杨枫不能回头,依旧往前走。突然,刘欣大声的说道,“杨枫,,,Your happiness is my desire!”,刘欣然后很快就变了语言,“你一定要幸福!”撕心裂肺的声音,在这夏日的夜深里回荡。杨枫,看着远处刘欣,正和自己挥手告别,杨枫抬起手,挥挥手。一转身,就将是一辈子!空气里开始涤荡着那句撕心裂肺的祝福,杨枫永远都不能忘记,一辈子。耳边响起那首歌,充满了整个世界,《你一定要幸福》---何洁,“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起他,送的那些花,还说过一些撕心裂肺的情话,赌一把幸福的筹码,在人来人往的街头想起他,他现在好吗,可我没有能给你想要的回答,可是你一定要幸福呀……”走了很久,杨枫回头,刘欣已经背向走了很远。往前的每一步,回忆里,都是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“那天的初见,记忆里学校到处都是刘欣的笑脸,那天初次约见,那晚对她的表白……”

  夜晚,杨枫收拾好行李,用手机登录邮箱,给何凝写了一封信:“何凝,明天我就要远去。现实的残酷,生活的重担,仿佛所有的一切,都要全部压到每一个刚毕业人的肩上,我无法呼吸。未来有太多的未知和不确定。我看不到我们之间的未来,我怕终有一天,我们会被现实拖得很累,然后都毫不回头的转身说‘再见’。既然我和她注定走不到人生的终点,那么我们何不,就让这份爱,在最美的时刻,划下句点。”

  天亮了,杨枫要准备离开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,拉着行李箱,踏上那条不归的路。杨枫停了下来,看看高高在上的宿舍,看看宿舍楼的形体,看看篮球场,看看脚下的这条再也熟悉不过的路,仿佛校园里哪儿都有曾经年少张狂的自己。

  再次拉起行李箱,背着那四年一直都背着的背包,杨枫向着538车站走去。出了南三门,杨枫再回头看一下学校的样子,向前看一下眼前最熟悉的北苑,过了马路,路边又多了一个即将离开的身影。538来了,上了车。“有些故事就在平凡中被传说,爱到是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理由,其实你我都经历过,最难的就是舍得 ,舍得让她挣脱你的手,长夜就像小说,结局留在最后,怎么笑怎么做怎么走这结果任你左右,我沉迷在小说不知为何泪流,任他哭任他笑任他过在其中 找回我自由……”杨枫依旧背着背包,戴着耳机,这时候的耳机里面回荡着阿杜的《小说》。杨枫开始一幕幕回忆,从大一到大四,从懵懂的小孩,到即将为了生存而拼搏的社会人。杨枫能想到的,最多的还是刘欣。杨枫想,大学何不就是一本小说,自己在上演一次次经过,怎么舍得让那个人挣开你的手,漫漫的长路,还是无止无尽头,最终的结果,谁又能左右。车到了终点站---武昌火车站,杨枫下了车,清晨的风吹醒了沉浸在回忆中的大脑,走过地下通道,来到了武昌火车站的广场。正要离开,杨枫忽然转身再看一眼这个城市,他自己也不知道来什么时候能再回来?在最后记下这个城市容貌的那一刹那,杨枫许下了两个愿望,“第一个,是给刘欣的,‘记得要让快乐替我永远陪着你!’,第二个是给自己的,希望黯夜之后的黎明,能很快到来”。杨枫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勇气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未来,在转身的时候,杨枫的心情突变,再次带上耳机,耳边回荡着汪峰的《怒放的生命》,充斥在身体的每个细胞里,空气里,也弥漫着一个勇者的不甘心,永不屈服。

  “曾经多少次跌倒在路上,曾经多少次折断过翅膀…”“我想要怒放的生命,就象飞翔在辽阔天空,就象穿行在无边的旷野,拥有挣脱一切的力量”……

  列车南下,大学这本小说,所有的故事,都划上了句号。

   

   

          2012年3月17日星期六  20:26初稿完成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 11:01完整版截稿




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