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烟雨小说 > 你一定要幸福《十二》

你一定要幸福《十二》

  一个周末的傍晚,韩城给杨枫打了个电话,“到南区操场来,我和石波都在这的”。秋天的武汉,依然保留着夏天的燥热,空气中除了越来越紧张的气氛,更多的就是江城的沉闷。杨枫,来到操场,但是没有找到韩城他们俩,给他们打电话“喂,......

  一个周末的傍晚,韩城给杨枫打了个电话,“到南区操场来,我和石波都在这的”。秋天的武汉,依然保留着夏天的燥热,空气中除了越来越紧张的气氛,更多的就是江城的沉闷。杨枫,来到操场,但是没有找到韩城他们俩,给他们打电话“喂,你门在哪,我就在操场足球门这”韩城说“我举起手了,你看到没”杨枫四处环视一下,“我还是没看到啊”,韩城说,“你往操场里面走,我们在最里面”挂了电话,杨枫走过去,一看,两人正躺在足球场地上,头对着头,于是杨枫,很乖的也躺下,做了第三者。“能在这样的天气下,出来躺会,吹吹风,蛮舒服的”杨枫说道,大家都没说话,石波闭着眼,韩城看着天,杨枫也睁着眼看天,很久,韩城说,“我们大四了!!!”石波依然闭着眼说着,“时间好快”杨枫说,“原以为大学,四年,很长,转眼间,我们就走到末尾了。”三人,都沉默了很久,韩城说,“你们两都要考研的,要是没考上,打算干么?”石波说“没考上,就回去吧,找个专业相关工作,跟她在一个地方。”杨枫没说话,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韩城问“杨枫,你呢,打算干么?”杨枫说“我也不知道,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”韩城说道,“不是所有考研的人,都一定会考上的,你应该想一下,要是你考不上了,你该怎么办?”杨枫忽然想起之前跟刘欣也谈过这个问题,刘欣的回答是“考不上,就去找一份英语专业的工作”,“那我呢,该干么呢”杨枫不禁的问自己。面对这又一次的询问自己,杨枫忽然无解。寒碜继续说道,“考研的形式已经越演越社会功力化,不是你能考高分就一定能上研究生的,现在这社会,哪个竞争背后没有功利欲望在驱动。”韩城的话,让自己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。杨枫知道,在这样的社会形势下,只能屈服。考研,考上考不上,自己没有一点把握。韩城话很对,就算你能考那么高的分,你也不一定能考上研究生。杨枫想着,“我知道这个功力的社会,大学也没能逃过。只是我从来没想过考研考不上之后,会怎么样。”杨枫短暂的停断下,继续说道“我很想去北京,去那里去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,然后就留在去那个竞争压力极大的城市去闯一闯,就算撞的头破血流,也没什么,因为我还年轻。要是,考研考不上,我应该会选择找北京的工作。”韩城说“年轻的我们,是该出去闯一闯了。我们现在唯一的资本,就是年轻。”大叫都进入一种对未来的幻想中。杨枫问石波,“唉,石波,你和你那位,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石波说,“我要是能考回去,就跟她在一起了,先再谈几年,然后等毕业了工作几年,要是还在一起,我们就商量着结婚吧”杨枫继续问道,“你呢,韩城?”韩城,一如既往的看着天,很久才说“我跟她,能走多远,我就尽量再多走一点吧”“等一毕业,很多恋人因为工作关系,就会分开,然后就真的分开了。我看,到时侯,要是我和他还能都留在武汉,再看情况吧”韩城转而问杨枫,“你和刘欣,怎么打算的?”杨枫说,“要是能都考上北京,就继续谈吧。不然,”杨枫停了下,不敢去想不然会怎么样,“不然就分手麽?”杨枫不敢继续想下去。杨枫很久都没有在说话,两个好友,也都没再问下去。谁都能预料到,不然,不然就只能选择分手了。天很昏黄,风吹着,秋日里难能的凉爽,却带着丝丝的凉意,和阵阵悲伤……

  大四的每天走的很快,从开学到现在已经走过那么多天。10月份的大四,是个忙碌找工作的季节。人都说,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,但对于那些即将毕业的人来说,秋天,是播种的季节。一个好的工作,才是为未来播下希望的种子!看着身边的人,一个个都在准备着自己的未来,考研同学完全住进自习室,从此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。另外那些,开始忙忙碌碌的找着工作。李筱,和韩城也是这支部队中的一员,刘欣白天很少看见李筱梦,只能在夜晚,看着她疲惫的回家,韩城也是一样,杨枫也很少看到了。“我们都有各自的未来要去追寻,所以我才会在忽然之间忘记联系你,不要诧异的以为我忘了你,其实,在忙碌的日子里,我只是把你收藏起来,放在心底。”杨枫和刘欣忙着自己的考研,李筱梦和韩城忙着她们要找的工作。很久,杨枫都没有给韩城打电话,有时偶尔打过去,韩城要不就在为了面试在忙碌的准备,或者正在急急忙忙的赶回的路上。杨枫和刘欣,继续坚定的准备考研大计,而考研,也在期盼不期盼中悄悄来到,就在眼前,也就在眼下。就是不远的一个月之后!

  在等着研考慢慢走来的某天,杨枫坐在电脑面前,打开手机,正翻看着日历,元旦快来了!忽然看见旁边有一个提醒,明天,是刘欣的生日。杨枫想着,要给刘欣买一个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呢?打开百度,仔细搜索着,买花,买玩具熊,买…各种各样的东西,杨枫都想过,只是她了解的,很多刘欣是不喜欢的。到底买什么呢,杨枫处在纠结之中。忽然想到什么,打开钱包,只剩下不到二十元,一个破旧的十块的,一个褶皱的五元,还有一两个一块,和几个几角的。其余的就是饭卡,借阅证,银行卡,还有其他什么卡。杨枫打开电脑,打开网银一看,只剩下800了。这时候,手机来了条信息,杨枫打开一看,是10086的,“截至X日13时,您的可用话费余额不足9.11元。请及时缴纳话费,以免欠费停机影响使用,详情…”杨枫没有看下去,福祸双至,祸不单行,可是福没来,祸却总在来的。杨枫开始愁思着,“还有一个月,怎么过?”“之前因为父亲住院的事,已已经一下子让家里掏空。”“肯定不能跟家里提钱的事!”杨枫一直都是一次性拿齐一个学期的生活费,然后再也不会谈论钱的事。不管中途遇见什么样的变故,一直都只是自己去解决。人在逆境中成长,只是有时候,这种完全违背自然规律的成长,让我们一夜之间长大。“刘欣的生日礼物,元旦节日,考研要买的资料,生活开销,手机话费……”越想越愁,“等这几天过了,就好了”杨枫安慰自己着,“刘欣的礼物就买一个蓝色毛衣的毛绒熊,然后附带一张给她写的信,放在熊的衣袋里。元旦到时候,再看吧”拿出那个笔记账本,打开,开始边记下,边计划着“生日礼物:100元;考研资料:100元;元旦:预计出去一次>=200;手机话费:暂时不充值;饭卡:”写到饭卡,杨枫想只能从这里面扣除,于是拿起笔,一天15,30*15=450,显然这样不行,钱肯定不够,30*10=300,估计这样自己会每天都很饿的。于是12*30=360;越算越精确,最后拿出了一个自己满意的方案。就这样了。元旦的开销,是杨枫怎么也没办法预计的,每次节日,只要出去,都需要蛮多,至少几百,江城的消费水平,越来越高。本想打算找韩城支援下,但一想到节日前的韩城,比自己也好不到哪去,杨枫打消了这种念头。和刘欣认识后,基本每个节日,杨枫都会给她过的,杨枫是不会让女孩给他花钱的,这一点,韩城和杨枫很像。这两个朋友人的经济水平,只有他们两个知道。在大学,你不要惊讶,怎么会有那么多节日。有对恋人,很有意思,大学里的,基本什么节日都要过一下,就算清明节,两人也相约要一起过。

  跟刘欣过完节日,过完元旦,等一切开销都搞定之后,杨枫只好再次紧衣缩食,一步步走余下的路。转眼研考,就来了,就在明天。

  杨枫考试的考场是在学校附近的,刘欣的则是在离学校不远的另外一个学校,不过还有校车在校门口专门接送。研考那天,一大早,杨枫就起的很早,去买了两份早餐。杨枫知道,研考不能吃太油腻,所以就买了鸡蛋,豆浆,外加一块刘欣很喜欢的芝麻饼。杨枫自己呢,就是豆浆,包子,和鸡蛋,这是这么多年不变的口味,也是没办法么,起来了就要匆忙的赶着去给上课,平日里就只能买这些了。刘欣跟杨枫约好的在大门口校园里见面,刘欣来了,穿着第一次见面时候的那个白色外套,深色的牛仔裤,还有一个皮靴。看见刘欣,杨枫走过去,刘欣也正走过来。杨枫把早餐送过去,刘欣很吃惊,这是认识这个男还以来,第一次起这么早去为自己买早餐,刘欣很惊喜又略有幸福的说“这是认识你以来,你第一次为我买的早餐!”。说的杨枫有点不好意思,看到车上的人没到多少,再看看时间还早,“快吃吧”杨枫说,自己也吃起来。时间在两个人的早餐中溜走,车要出发了,杨枫抱下刘欣,然后看着刘欣说“加油!你一定能考好的!”刘欣笑着点点头,边说“嗯”。“快去吧!”杨枫说着,刘欣转身走向大门外,只是回头看了一下杨枫,杨枫给刘欣一个鬼脸,然后竖起了拇指。逗得刘欣笑起来了,刘欣上了车,然后杨枫也走向自己的考场。

  考完研,就是准备回家过春节,对于一个找工作还未找到的,或者对于一个考研的人来说,这一年的春节,是极其难渡过。天天要想着考试结果,或者天天愁着那还没找到的工作,只要一出门,便有人会问“考研考的怎么样啊”“工作找的怎么样啊”……

  在上交专业课答卷的那刻起,杨枫就知道这次完了,铁定没戏了。由于在专业课答卷上的时间分配不好,导致最后很多题没做,前面做过的也不能确定是否做对,那个时候杨枫的大脑里完全乱了。杨枫很怕,真的很怕,这结局会是怎么样。是单单的研考不上,还是之后一系列让人难以预料的事。不过这些想法与担忧,杨枫一直都自己放在心里,谁也没说,也包括刘欣。好不容易熬到元宵节过完,杨枫很想早早的去学校,但是又怕学校的种种消息,自己无力承受。只好选择继续留在家里,等到过完开学后的几天,杨枫终于按捺不住的要去学校。走到学校,一切都那么依然,只是少了很多找工作的影子,更多的是,准备着毕业。忙忙碌碌的身影中,一个个忙着毕业论文,也有点动静开始聚会,然后就是忙着去完成四年里一直没勇气去完成的事,比如,大声的对某个人说那三个字。对于这些,杨枫是幸运的,至少自己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大胆的说出来了,就算其他什么都没有了,自己还有刘欣。见到刘欣的那天,杨枫装着什么都没预料过一样,还是和刘欣一起开开心心的一起吃饭,一起出去走走,一起,做很多之前都是因为时间不够才没去做的事情。

  又是一年的2月14,想想去年的2月14,杨枫的大胆表白,才让自己能够和这个女孩在一起,那个节日,还有后来很多节日,才会属于两个人。人到了大四,不再是唯爱情独尊了,也开始想起身边的人,想起那些曾经一起什么都干过的好友、死党,轰轰烈烈的往事,总是历历在目。很多时候,开始重视身边的曾经很要好的朋友。当然,对于杨枫来说,这样的人虽然没几个,但是在这没几个的人中,韩城是关系最好的一个,那么刘欣的呢,就是李筱梦。杨枫告诉刘欣,这个情人节,想叫上韩城和李筱梦一起出去走走。刘欣也很乐意。

  2月13号的夜晚,杨枫来到阳台边,拨通了韩城的电话。“喂,韩城,我们四个好久没见了,明天你叫上筱梦,我们四个人一起出去走走吧”杨枫说着,韩城回答道“行啊,都快毕业了,我们一起出去好好的玩一下。给大四,大学多留点美好的回忆吧”。韩城忽然问到“要不要叫上石波?”杨枫想了想说“算了吧,他研考好像考的不怎么好,估计他是没有心情去的。”

  2月14号,天气很好,用当时流行的话来说,很给力。好像是专门为我们这次出行存放的阳光一次性全部释放。之前都一直还阴雨绵绵,昨天下午立即就变好了,今天天气更好。江城的天气就是这样,谁也没办法,之前有句名言这么说“女人的脸就像武汉的天气,说变就变!”,杨枫把他倒过来“武汉的天气,就像女孩的脸,说变就变”。只是,所有的笑话,在这时,谁有笑不出来。杨枫和韩城,如约的都到了二食堂附近,然后一起走向那两个女孩的宿舍那边,遥远的当代。在很久以前,杨枫也问过自己,“我这算不算异地恋”,后来,自己笑了自己,深受之前那个小品“毒害”了。

  杨枫和韩城走到当代学生公寓里面,然后走到她们宿舍楼下,也没见到人影。之前都说好的,杨枫他俩到楼下的时候她们就出来,这,,这,,这,,韩城给李筱梦拨了个电话,“喂,你们干么呢,这么久还没出来”“等下,在换衣服的”李筱梦,说完,挂了电话。“换衣服也要不了这么久啊”韩城说,“估计是在化妆吧”,杨枫补充道。两男的在同一女生女生宿舍下等女孩,这不奇怪么。要是这两男的完全没啥关系,估计谁也不会说,可是这两男的还总在一起说了好几句话,这让来来往往的女生有点话题了,正好有一个女生,刚从他们两身边走过,就对身旁的另一位说“肯定是喜欢同一个女孩,今天都来表白,看最终女孩跟谁走了,唉”杨枫不知道这最后一句叹息什么意思,估计是羡慕这个神秘的女孩真幸福吧,还有两个男的追,自己却一个人也没有。杨枫细想了之前的话,忽然在心里笑了起来,韩城那时,刚好在一边接了个电话,没听到那女孩的名言。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,没假的,一看就知道化了妆。李筱梦的妆很浓,刘欣画的是淡妆。“两位美女,你们可是神一般的速度啊,可让我们哥俩儿等苦了”韩城,上去就是一句,“就让你们等等,不然不知道心疼”李筱梦挽着韩城的手腕调皮的说着,这是说给两个人听的。正在拐弯的时候,遇见刚才说话的那个女孩,她看到我们两队,杨枫一直看着她,她看到杨枫正看着她,只好悻悻的快快逃去。出了当代的门口,四个人两两的去买早餐,都买好了,站在一旁开始吃起来。正好一个推垃圾车的清洁工走过来,车里堆满了垃圾,还散发着恶心的味道。李筱梦拉着韩城就远远的躲开了,杨枫和刘欣则没动。等那清洁工远走了之后,李筱梦和韩城回来,李筱梦说道“这么恶心的味道,你们两竟然,都能站在那,还能吃进早餐?”刘欣说“清洁工,也是靠自己的双手来挣钱养家的,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人。再说,是垃圾恶心,又不是他做的工作有味道。如果没有这些人,这个城市,不知道会成什么样。我们不能一见到清洁工,就就捂着鼻子,远远的离开。人都需要尊重的,我们不走,是因为我们想让他知道我们尊重他的工作。”“什么时候,你变的这么…”李筱梦调笑道,只是刘欣脸上的笑容依然没变的说道“是杨枫教我的!”。到了车站,准备去之前约定好的“东湖磨山”,四个人都有年票,年票就是全年免费。刘欣和李筱梦很少去那边,杨枫和韩城大三之后也很少去过。四个人一起去,还是第一次。不过很久没去了,也蛮想去的。杨枫依旧背着包,向前面走去。

  到鲁磨路的车,就像等新婚的新娘,总是迟迟不到。杨枫想起了之前有次去地大那边有点事,等了快一个小时的车,才看见732姗姗来到。杨枫有点怕了,在想想,然后说道,“我们打车吧,坐公交去,一个人2块,四个人就是8块”其实那边也不是很远,没几站的,这个都知道,“要是打车去,估计也差不多”。于是打上了车。出租车还是比较好乘坐的,毕竟这是在武汉么。“师傅,我们去鲁磨路公交车站”。

  出租车到了鲁磨路,然后转乘643,或者其他的什么车,很多都可以去。四人突然发现路边的小面包车也去,一人3块,还不错,如是四人挤上了面包车。车里的坐满了人,车在摇摇晃晃中走向磨山,下了车,杨枫付钱,其他几个都走到一边,特别是那两位“美女”,都在一旁,相互依偎着,晕着不动了,估计是晕车了。大家掏出年票,让门岗查了下,于是便走进去了。

  从进门开始,开始慢慢感受这次旅行。 一开始看到的就是楚城的城墙,”古老的城墙,经起了岁月的磨砺,却仍显得那么熠熠生辉,在九点多的太阳中,任然独有风姿。刘欣提议,“我们上去看看吧”,众人都赞同。一踏踏的走上城墙,杨枫情不自禁的顺手抚摸了一下台阶边的扶手。一直向上走着,上到顶层,看看手有一层层土黄的污垢,拿出纸擦了下,不知道韩城哪来的感慨,忽然说着,“还是古代的建筑可以经过这么多年,还是那么稳固”。刘欣接着韩城的话说:“我们祖先建筑的房子,是那么可靠,不像现在,技术好了,房子质量却总出问题”杨枫忽然意思到,上次刘欣她家里出了的事,就是因为房子的质量不过关,才伤着刘欣奶奶的。幸好当时不是蛮严重,后来治疗下,都恢复了。杨枫走到一边,看着海,哦,不,是东湖--中国城市中最大的内陆湖,湖面吹起的轻风,很舒服。虽然是2月份,但由于今天天气很好,没有一点冷意。湖面上,零星的有了一些人在玩,摆渡的船夫,一年差不多都在湖上飘着,等着摆渡的人,很多像我们这样的,就来给他们送生活费了的。毕竟是刚来,杨枫也不是那么想坐下来,好好呼吸下这迎面而来的阵阵湖中的空气,确实比南湖的味道好多了。再向前走,就是一个室内的小商店,每一个旅游景点,总有那么些商家在哪里,为了可以让旅客买点什么小东西。这种情形,杨枫和韩城也不知道干过多少次。虽然之前都来了这里很多次,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,这次来磨山,好像无论哪里都想去看看,都去多看看几眼。四人进了小商店,柜台里玻璃下,都是一些笑比较赋予这个楚城风味的小饰品,大家随便的看了一下。不是不想买,都是在等着自己中意的那一个,然后立即购买。逛完小商店,顺着一侧的出口,看到前面有一条路通向山上的,四个人都知道,这是绝路,前面就封了,只是还是按耐不住心情一定要去看看,然后和以前一样,原路返回,还好刚走的那条路,也就十米左右吧。从台阶下去,不过这个台阶有点陡,杨枫和韩城快步走上前去,一人一边,牵着自己女孩的手,扶着他们,而刘欣和李筱梦呢,不知什么时候,早已手挽着手的。在往前走,就是楚市,古代风味的小街,四人一路走着,慢慢的走着,慢慢的看着两边的店铺。李筱梦看见前面有一家可以穿古代服装拍照片的,大家之前基本上都来过,大概知道一些情况,所以和老板谈了价格之后,就租下几套服装。杨枫一直没穿过这些衣服,不过这次,也装扮起来了。四人中,韩城穿的是皇帝的衣服,李筱梦扮演是皇后的,那么刘欣呢,本来筱梦让穿上贵妃的衣服,杨枫不干了,“不能太美了韩城他吧,这两个都成了他的了”杨枫看着李筱梦,正要拿妃子的衣服让刘欣换上,赶紧说着道。于是,李筱梦终于恍然大悟着说,“再说,我们都是他的,我也不干啊”于是给刘欣拿了一套宫女的衣服,这宫女是专门服饰皇后的,那么杨枫呢,被那两口子拿出的一套衣服给震住了,“好歹让我当个御前侍卫吧,你们两这,竟然让我演太监……”杨枫说着,但是无奈归无奈,杨枫还是穿上了。四人出行,这次是皇帝携皇后出宫,丫环太监在一边跟着,有点携家带眷的意思。找了很多地方拍着照片,只是感觉这皇帝出巡,太寒酸了点,就这么四个人,还不如两人一起出去来的浪漫。看到旁边有一个井,据说可以投币,看你投到哪个区,就知道你的今年运程。四人都从钱包里找到了一些硬币,一角的,五角的,一元的,都有吧。韩城先来,“看看我今年有什么好运气?”背过身子,从头顶往身后一扔,半天没有声音,韩城奇怪了,“怎么没有声音呢”,回头一看,大家都在笑,原来扔到井外边去了。于是再来一次,这次中了,接着,杨枫刘欣,李筱梦都投过一次。再往前走,有另外一个很大的缸,缸里盛满了水,水里有个小怪兽,听说,投币要是投的准的话,如果能投到小怪兽头上去,那么你今年的财运很好,四人看到里面也有蛮多硬币,于是各投了一次,四人中三,那个没中的,就是杨枫。再后来结果出来了,四人就杨枫没投中,却还是算对了杨枫的命运。其他的,都没什么很大的财运,平平淡淡的一直下去。玩尽看尽这里的好玩的,四人决定,回去退回衣服,然后继续出行。衣服是有时间限制的,四人退了衣服。继续往前走。再往前走,就来到了庄王出征的地方,很是大气的石头做的出征图像,四人去了那里,然后拍了一些照片,停留的不是蛮久,便走了。杨枫和韩城是学计算机的,另外两个是学英语的,虽然不知道历史知道不知道,但是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对历史,四人都是白痴。大一的历史课,都是想逃就逃,逃的闪亮。再继续走就来到了,《离骚》那块大碑石下面,相传这是老毛同志来这里亲笔写下的。

  “帝高阳之苗裔兮,朕皇考约伯庸……”韩城不禁的背起古诗来,杨枫这时候,打开背包,问谁要吃东西不,韩城孤身一人在前面开路的,没听到这个消息,李筱梦拿着一袋塑料装的饼干,和一瓶水,走到韩城身后,向韩城头打了一下,“你猜,我用什么打的?”韩城,被这突然袭来的一下震醒了,回头看着李筱梦,正把手放在背后,再看看远处的杨枫和刘欣,正在那吃东西呢。韩城正要走过去,李筱梦叫住了他“这,拿去吃”,韩城回头,一看李筱梦竟然是拿着水打了自己,“你不怕把我打傻了,后半辈子,天天拖着你啊”韩城调侃着说着,“那我就顺势换一个呗”李筱梦的回答如此犀利,韩城说,“那算了,我也赶紧换一个吧……”刚一说完,李筱梦狠狠地再次用水锤了韩城身上一下,但是还是不解气的。杨枫收拾好背包,和刘欣一起走到碑文下,“当年为了防止出这个考题,老师尽然狠下心来,让我们把原文全部背下来。”杨枫说着,“我们只要求,背诵前几段吧”刘欣说着。“帝高阳之苗裔兮,朕皇考约伯庸……”大家都背起来了。

  前面是一个登山的路,不过是一条小道,正当四人走过去的时候,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感觉很近的狗叫声,没见到狗影,却被这狗声给吓到。杨枫拉着刘欣,韩城拉着李筱梦拔腿就跑,虽然是上山的路,但是因为怕狗,四人竟然,一口气跑了很远。杨枫是不怕狗的,韩城呢,是个男人,也不怕的,李筱梦可能有点,但是刘欣,是很怕的。这四人一口气,跑到大路边下。从这里上去,就是一条水泥路,沿着路走,很长很阔的马路,四然面面相视,都笑了起来。这条路很长,在山上,又一眼看不到前面是什么,不过都知道,离下一个景点还有很远的距离。李筱梦突然说“不如我们唱歌吧”杨枫喜欢唱歌,只是唱的很小是给自己听的,也唱过给刘欣听,要是唱给其他人,估计听着听着就都走了,韩城算是麦霸,刘欣也还好,也会唱蛮多,李筱梦呢,唱歌也很好听的,杨枫最喜欢听李筱梦之前唱过的一首《蓝天》,那声音比张惠妹要好听的多。“就唱动力火车的《当》吧,”李筱梦说着,“我们一人一句,我开始,然后刘欣,然后杨枫,然后韩城,我们来开始”于是刘欣和杨枫打开手机,开始查歌词,然后示意可以了。四人齐唱“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……”李筱梦开始唱“当山风没有棱角的时候,当河水不再流”刘欣接着,“当时间停住日夜不分,当天地万物化为虚有,”杨枫也很喜欢听刘欣唱歌,毕竟还是很好听的,杨枫开始了唱“我还是不能和你分手,不能和你分手”虽然之前唱歌不怎么好听,不过这次,自我感觉很良好。麦霸韩城唱着“你的温柔是我今生最大的守候,”“当太阳不再升起的时候,当地球不再转动”韩城接着,刘欣开始“当春夏秋冬不再变化,当花草树木全部凋残”……四个人一人一句,然后的合唱,歌声飘荡在这个空山里,有些过路人从这四人身边走过,听到这歌声,看到这场景,也情不自禁的在经过他们四人的时候,跟着旋律唱了起来。声音越来越大,杨枫和刘欣之前也不怎么这么爽朗的唱,这次完全放开嗓子。四人合唱“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,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,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,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,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,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,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”“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啊~”声音涤荡在空山之中,阳光洒在林荫的大道上,四人唱着,来到了下一个景点---楚天台。在杨枫左手边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台阶,直通到山下,右边是一个有几十阶台阶,通向楚天台那个建筑,好不容易上到山上来的,肯定是不会下去的。四人继续向上走,要进去那里面,需要买门票。都知道,买那个票完全不值得。就在这里拍了几张照片,下了台阶,继续往前走。韩城和李筱梦两个早早的走到前面去了,刘欣和杨枫,走在后面,就这样一直走着,聊着走着,就到了,磨山最高的地方--刘备郊天台。通向山顶的路两边都是一条长长的铁锁链,走近一看,从铁链的尽头到山顶一路上去,差不多每个连锁圈都有几把锁,上面还写有一些字,就是“希望我和XXX能够白头到老”。继续向上走着,虽然历史不怎么懂,但是至少也知道一些,杨枫不解,“刘备什么时候,成了月老,可以祝福,可以保佑夫妻白头到老”还想着这个问题,不知不觉得就到了山顶。韩城和李筱梦早已到了山顶,杨枫牵着刘欣,在后面慢慢上来,一看表,都一点多了。爬了这么高的山,走了这么多路,大家都累了。在山顶大家都找个地方坐下,杨枫拿出包,包里面的食物所剩不多,但是还可以支撑一下的,吃点东西,喝点水,然后再看看东湖,极目望去,到处都是湖水映寸下的风景。湖中有一个孤立的小树林,那就是传说中的落雁林,看看来的路,远远的都在山下,远处的湖中有着蛮多在湖中嬉戏的船只,而另外一边的湖中却显得安静些许,暂时还没有被开发,没有什么值得旅游的。
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