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烟雨小说 > 你一定要幸福《八》

你一定要幸福《八》

  时间就像天上的云,说走就走。只是刘欣和杨枫,每个阳光晴好的傍晚都会一起去南区的足球场上去跑步,刘欣说“是为了保持身体”.杨枫调戏笑着说:“你是怕要是你长胖了,我就不要了吧”。刘欣:“切,不要算了”“你保持身体,减肥,......

  时间就像天上的云,说走就走。只是刘欣和杨枫,每个阳光晴好的傍晚都会一起去南区的足球场上去跑步,刘欣说“是为了保持身体”.杨枫调戏笑着说:“你是怕要是你长胖了,我就不要了吧”。刘欣:“切,不要算了”“你保持身体,减肥,那我呢,1米八的身高,才这么点重,再减肥估计就瘦飞了”杨枫说着,刘欣仔细打量着杨枫,忽然笑了起来,“嗯,你是该好好吃点,增加体重了”。跑步的时候,刘欣一般都穿的很宽松,穿的是她自己的那套运动装,那么杨枫呢,也早就换上宽松的衣服。刘欣戴上耳机,开始听起英语来,杨枫也戴上耳机,只是听起了流行音乐。跑了一两圈吧,刘欣估计猜到了杨枫听的是流行音乐,就把杨枫的随身听拿走,跟他换了,“你听我这个”上级发话,杨枫怎能不服从呢,“It is our choicesthat…”杨枫晕了,不过这次确实没倒下,要是之前听到这些肯定早就义了,估计现在这样都是刘欣特训的结果。刘欣打开杨枫的随声听,找了一首歌,《你是我的眼》--萧煌奇,把声音开得很大,然后开始继续跑起来,“如果我能看得见/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/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/牵住你的手……你是我的眼/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/你是我的眼/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/你是我的眼/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……”刘欣很喜欢这首歌,沉醉在这旋律中。

  每天,都是刘欣在给杨枫补习英语,每次,杨枫也都陪着刘欣做刘欣要做的是,比如跑步。生活还是在一天一天中走去,每天,杨枫都有刘欣的陪伴,每天刘欣也都有杨枫的陪读,无论哪里,看到的都是两个人的身影。两个人,幸福的过着在一起的每天每时每分每秒。只是这期间,两个人都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步走下去,杨枫也真正认真的跟着刘欣学英语了……

  三月初的一个周四夜晚,杨枫上完自习,送刘欣回了宿舍,当自己回到宿舍,听室友说四六级成绩下来了,于是很快打开电脑,虽然早已经预知肯定过不了,但还是在心里默念了几千遍,“阿门,上帝,老天,你们都要保佑!”。网速很快,快到杨枫连着输入了两次,都显示网络超时,于是再输一次,网页慢慢的打开,从头到尾,杨枫等的,心里已经早就波涛汹涌了。还没等到网页完全显示,成绩显示出来了,424,杨枫看傻了,这是哭还是要笑呢,杨枫纠结了。想想之前,四级是一次性过的,431分。然后第一次考六级,421,杨枫当时就傻了,“要不你直接给我300吧,或者给我50分也好啊,给我这么多,让我怎么承受的了啊”。杨枫坚持着,相信着,肯定有一次,自己会碰运气碰过去的。尽管英语还是不减当年那高深的水平,在被深深被六级伤害后,一次又一次地鼓起勇气报考,果断的上交了几十元钱。钱不是问题,只是钱买的分能气死人,这就是个大问题。杨枫看着424,,,不知道是眼睛小了还是屏幕大了,忽然整个屏幕就只剩下424这个数字了。杨枫一直看着,正好这时候,那个四川的从后面走,看到了,“枫哥,您老,这进步,也太大了吧!!!”说话那恶搞的怪腔,气的杨枫不知说什么好。然后那个河南的也过来了,“看啥子呢”刚看到屏幕“呀,枫哥,那给分的家伙太不给您面子了吧,”这时候,武汉的也来了,凑热闹来看看,于是拍了拍杨枫的肩膀,“唉,枫哥,革命尚未胜利,您要继续战斗啊”这接连的话,让杨枫不知道看什么好了,然后突然站起来大声说“继续战斗!”

  其实六级没过,对杨枫来说本来没什么的,这么多年,早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变之心。上次六级考了那么高分,仍是没过,可杨枫的心情丝毫没变。这次本来也一样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心情总是低沉的,越来越难受,夜里难免,白天醒来,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,脑子里回放的,都是刘欣。这已经睡了一晚,可还是很难受,杨枫想着,就忽然想到了,当年高考就栽在英语上,这么多年,英语一直是个难题。“刘欣,外语,英语专业”这几个字,总在杨枫脑海中回荡,总感觉有点像是对不起谁一样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在教室里,杨枫越想心情越不好,这时候正好自己一天的课程也基本快结束了,也到了吃饭的点。于是给刘欣发了一条信息“你吃饭了没?”杨枫知道刘欣下午没课,就在宿舍的没出来。就算没什么关于心情的事,这个时候,杨枫也会给刘欣发信息,然后一起来吃饭。“还没呢”刘欣回过来了,“在宿舍等我,我来接你,到学校来吃吧”。杨枫收拾了东西,背着那个包,然后出去推车,向刘欣的宿舍骑去,快到的时候给刘欣一个电话。到了刘欣宿舍,她也正好在宿舍下面等着的。于是杨枫载着刘欣回学校来。在学校的路上,车在那条熟悉的路上慢慢的前行,刘欣坐在脚踏车后面,抱着杨枫的腰。杨枫一路没怎么说话,跟平时大不一样,刘欣也许看出来杨枫心情不好,于是问“怎么了你,心情不好么?”杨枫说,“没事”。刘欣说,“有什么事,说出来,心情就会好些的”,“我六级没过,考了424分”杨枫很低声的说道。本来平时听到这个,肯定就笑起来的。但看到杨枫现在这样,一定是有其他什么事情,于是就关切的问,“怎么就差了一分呢”,杨枫说“我不知道,”停了一下“我也不知道这次考试怎么会对我的心情影响那么大”刘欣安慰道“没事的,下次再考吧”“我高考就栽倒在英语上,不然我就能考上北京的学校,大一进入学校,就开始要求自己要努力学英语,而且一直都在学习英语,从来没间断过,怎么还是这样考不过呢”刘欣说道“可能是你的方法有点问题吧”,杨枫没有继续说下去了,只是看着前面,一直骑下去。刘欣抱着杨枫更紧了,也许这样的抱着,会让你的恋人心情好些。吃完饭,杨枫带刘欣来到湖边,杨枫很喜欢南湖,曾经被这个湖景几度迷恋的忘记了回宿舍。两人来到平时杨枫一直来的那个靠近湖边的草坪上坐着,湖风迎面拂来,虽然还是冬春之交的季节,不过风很舒服。两人聊着、说着,夜幕也一点点降临。忽然杨枫把头靠在刘欣的肩膀上,刘欣的身体有一种特殊的香味,杨枫不知道是什么香味,也从来没去问过,不过很喜欢这种味道。刘欣的头发有一种另外的香,这时候杨枫的头一下子斜着,正好可以闻到那种香气,就像春天里的芳香,感觉像是正在吐露着丝丝地春的气息。杨枫闻着,安静的享受这一段时光。只是心里的那个事情,还没落下,这一年,有很多事要去做,有时候真有点累,准备着考研,准备这学期的课程,还得准备其他的很多事情,还有就是那让人无比无语的英语,没有六级证书,或者至少英语不是那么好,以后就业会有很大的影响,对杨枫这个专业,以后也许接触比较先进的讯息,都将是英文的文献。看不懂英语,就像一个不懂哑语的人非要和一个哑巴说话,能听的懂么。杨枫想着,这些事,总是揪心。其实,杨枫一直在心里想的,还有另外一件事,“就是,绝对不能在自己喜欢女孩面前展现自己的无能。特别是,英语!”杨枫想着这些,而这时候,刘欣正带着耳机听着歌,享受这湖边风吹的感觉,享受这个自己喜欢的人靠在自己肩膀的时刻。刘欣知道,杨枫心底的那个结还没解开,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去帮他解开。于是,刘欣把一个耳机带到杨枫的耳上,“But if you wanna cry/Cry on my shoulder/If you need someone Whocares for you……”杨枫听着这曾经刘欣让自己听过的歌曲,后来回去找了下歌词,看了看翻译,也大概知道什么意思。这时候的杨枫,除了之前那些感觉,又多了许多感觉,自己说不清,打翻的五味瓶,到处弥漫的都是伤感。听着这旋律,忽然想哭,只是湿润的眼眶,不屈的不甘,泪留进心里面。“But if you wanna cry/ Cry on my shoulder ……”,耳机里再次传来这句话,杨枫闭上眼,默默的听着歌曲。很久很久,这句歌词,都在耳边回旋,只是在心底,给自己一个诺言“一定要学好英语!”……慢慢的,感伤的心情也被这首歌带去。突然杨枫坐起来,叫到“流星!”没想到,刘欣真的回应了,反应很快“嗯!”,“没说你,看天!”杨枫看着刘欣笑着说道。刘欣看着天,天上正有很多流星滑落。刘欣赶紧双手合十,闭上眼,过了很久,才慢慢睁开眼。杨枫问,“刚才看到流星,反应那么快,许了什么愿望啊”刘欣安静看着天,手还是合十的,说道,“我许了两个愿望,第一个,希望你下次六级能过;第二个愿望,”刘欣,停了一下,然后看着杨枫“第二个愿望是,希望我们能永远在一起!”杨枫紧紧的抱着刘欣,然后刘欣把头靠在杨枫的肩上。看着天,看着流星划过,看着夜色,看着黑夜那边的天。更坚定自己的决定,“一定会学好英语!”

  在杨枫认识韩城这个好友之后,通过韩城,认识了韩城的另外一个老乡,他叫石波,杨枫他们也常叫他“石头”,看起来一个很普通家庭的南方男孩。他也是标准的“自习男”,早出晚归,天天都在上课、自习、做作业,后来结识才慢慢了解,不是因为他自己不想出去,只是因为出去的都是一对对的,而他的那一个在遥远的家乡,是异地恋。总不能做别人两口子的电灯泡吧。

  杨枫喜欢上自习,石波也是比较好学的人。所以两人,很多时候,都是结伴在自习室。不管是在认识刘欣前,还是之后,杨枫和刘欣,并不喜欢两个人天天黏在一起。杨枫不喜欢恋爱的两个人,就像影子与人一样,天天在一起,永不分离。刘欣也不喜欢自己的另外一半,天天都只守在自己身边。他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都有自己的生活,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和朋友。刘欣和杨枫一般都只是在都有时间的情况下,才会一起出没自习室,每天的晨读除外。所以,在刘欣上课的时候,杨枫有时候一个人去上自习,有时候,是和石波一起上自习。恋爱的过程,是让你爱的人走近你的生活,而不是让两个人的生活过成一个人的。

  石波的女友是高中同学,杨枫认识他的时候,他女友还在上学,不过现在,大三下学期了,已经毕业当老师了。每次,总能看到石波,在自习室外面接打着电话。和那远方心爱的人,说着缠绵的话。

  对于异地恋,杨枫也说不清楚,韩城,这个专家也说不好,毕竟都没经历过。有一次,韩城和杨枫,都在上自习,石波打过电话说自己也过来自习。杨枫从卫生间回自习室的路上,刚走到电梯口,看见石波从电梯出来,手里拿着手机,“喂?喂?喂?”看见杨枫,打了个招呼,把书包扔给杨枫带进去,自己留在外面继续打电话,石波正打着电话,忽然就中断了,再一查才知道,手机停机了。石波跑到自习室,对杨枫和韩城问“哪个卡打电话便宜些?手机又停机了”杨枫说,“用移动的开通亲情号,打电话好像是每分钟一毛。”韩城说,“你用联通的,打电话还行,有专门打长途的电话卡,每分钟一毛,好像卡,还是很便宜的。要不你就用电信的,那个打长途电话,几分钱,算是最便宜的,不过只能用电信手机。”石波听了,从兜里,拿出几个手机,一一说道,“这是移动的,”“这是联通的”“这是电信的”,“都停机了”。韩城惊了下,看着石波说,“等过几年,铁通发行手机电话卡了,你用中国铁通的吧”。

  一天下午,杨枫,韩城,还有石波,上完自习在三食堂吃完饭之后,来到南区操场,三人边走边聊着,然后在靠近最内侧找了一块地,在足球场上习地而躺,三人,头靠近头,组成一个扇叶型。韩城一声叹息,对石波说,“唉,我说你跟你那个,还是分了吧!你好好替她想想:‘当你需要一个人在你身边给你支持陪你走过困难阶段的时候,你会发现,那人,他不在;当每次节日你看到身边都是一对对结伴出行的时候,你却只能老老实实待在住宿的地方,你会发现,那人,他不在;当你最寂寞无助,最痛苦的时候,想找个依靠肩膀的时候,你会发现,那人,他不在。’那么,谈这场恋爱,到底是为了什么,难道是为了,以后有个人跟你结婚生小孩,相夫教子,陪你过下半辈子?要是这样的话,你不如就等到那个时候,找个靠谱的人结婚生子,不就什么都解决了么。你在想想:‘当我不需要你在的时候,你不再,当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还是不再,当我想你的时候,还好可以打电话听听你的声音,发个信息,但是感觉总是却那么遥远;当我想抱抱你的时候,却只能抱着你送给我的那个超级大的毛绒娃娃,你说那就是你,想抱我的时候就抱抱它’。你们从大一开始确定恋爱,却一年只能见几次面,你和她呆在一起的时间,加起来,有一个国庆假期多么?那么,你告诉我,你这个恋爱,有必要继续谈下去?”杨枫说道,“我也觉得,你们是该分了,就算现在不分,你又能走多远呢,迟早是要分的。等你上完大学,就要去工作,你能确保你和她会在一个地方工作,那样你们俩个不还是又异地么?早知道这条路已经走错,又何必继续错下去呢?何不如,现在就分了,长痛不如短痛……”

推荐阅读